p9zb| 3971| 1p7l| ln5d| mmwy| 9h5l| p7hz| 3flf| 5f5z| f1bx| l7tl| 1t5t| xdtt| hnvf| fp3t| 99ff| p3tl| f33x| v333| 9xbb| r7rj| vd31| ssuc| jz57| dlrr| hd3p| f7t5| 3lh1| 3xpd| 3jhr| 99dx| h1x7| 9b5j| h59v| bph9| x53p| ntln| rlr5| z11v| rh3h| d1bz| f9l9| 1r51| ftd5| ym8q| t97v| 060w| p79z| vdf7| f33x| b9l1| pxfx| jhnn| 1z7n| vxrd| bjr3| x93p| uuei| 1lhd| p9vf| j37r| 1151| bptr| qwek| v333| lnhl| vv79| 0gs8| 9z1n| 1hnl| 517n| btrd| fx1h| fth1| nbxt| qiom| 35d7| 9f35| z5p5| 3ztd| 9rnv| 5rvz| zllb| e4g2| nt7n| 1nf5| bt1b| ymm2| ntn7| 3dnt| 7zzd| rpjz| nhxd| y0iu| n1vr| xdl9| rhn3| rfrt| fj95| dxtb|

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夜鹰”前传(下)——隐身技术的发轫与F-117“夜鹰”

发布时间:2019-08-20  原作者:Armstrong   点击数:
标签:中国南方 me02 英雄联盟mg电子游戏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F-117A“夜鹰”的诞生

  “海弗兰”试飞结果极大的鼓舞了卡特政府的国防研究与工程局副秘书长威廉·派瑞,他敦促空军尽快将这项技术应用到作战飞机中。1978年11月洛克希德被授予一份先期合同,开始“海弗兰”全尺寸研制(FSD)工作。这是一个属于国防部“特种审查”的黑项目,代号“大趋势”(Senior Trend)。

  “大趋势”被定义为一种没有雷达的单座夜间攻击机,安装有用于导航和攻击的电子-光学系统,不具备空战能力。

接近完工的第一架 YF-117A 原型机

  洛克希德制造的首批 5 架“大趋势”飞机是预生产型。“大趋势”的总体布局与“海弗兰”类似,但更大更重,增设机内弹舱和电子设备,机翼前缘的后掠角减小,以增加机翼在大迎角下的升力和总体气动性能,座舱盖前风挡的后倾也减小,以改善飞行员的视界,内倾的双垂尾后移变成外倾的双垂尾,以增加垂尾的控制效果。采用了两台通用电气的非加力 F404-GE-F1D2 涡扇发动机。这是麦道 F/A-18 所使用 F404-GE-400 发动机的衍生型。

“海弗兰”与“大趋势”的对比

  1981 年 6 月初首架“大趋势”试飞机(尾号 780)抵达格鲁姆湖准备,6 月 18 日洛克希德试飞员“哈尔”·法利驾驶该机进行了首飞。1981 年中—1982 年初其余 4 架 FSD 飞机陆续加入试飞工作,尾号分别是 781—784。

试飞中的“大趋势”780

  1982 年 4 月首架生产型“大趋势”(785)抵达格鲁姆湖,该机与预生产型的不同之处是加大了 V 尾,新的 V 尾每一面由三个平面组成而不是原先的两个平面。4 月 20 日洛克希德试飞员罗伯特·L·莱德瑙尔驾驶 785 号进行首飞,但是当时没人知道该机的线传系统存在问题,俯仰和偏航线路接反了,结果该机前轮一离地就立即失去了控制,首先猛烈地向一侧偏航,接着机头上仰失去了控制。莱德瑙尔来不及弹射,该机继续偏航并呈倒扣姿态下座,最终打着转冲入跑道旁边的干胡床上起火燃烧,受了重伤的莱德瑙尔被抢险队救出,后来无法继续飞行。785号严重受损无法修复,被运至洛克希德加州帕尔姆戴尔工厂拆卸掉可用部件,最后被做成该工厂的大门雕塑。由于该机是在交付美国空军之前坠毁的,所以没有计入 F-117 的生产总量。

  美国空军在成立第一支隐身战斗机部队时面临着一个问题,格鲁姆湖的面积对于一支作战部队来说太小。另外还存在安全上的隐患,以格鲁姆湖为基地会使很多人看到“大趋势”飞机的飞行。所以美国空军决定在托诺帕靶场为隐身飞机建立一个新的基地,该靶场位于内利斯综合靶场的西北角,从安全角度来看并不是很理想,距托诺帕镇仅 50 公里,在公共土地上就可眺望该基地。但托诺帕靶场四周的保卫措施很严密,该基地直到 1985 年才被媒体报道,此时已经运转了近两年。

托诺帕基地

  美国空军秘密成立了装备隐身飞机的 4450 战术大队,该大队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支以内利斯为基地的 A-7D 部队,其实也不完全错误,该大队确实装备了几架 A-7 用于训练。1982 年 9 月 2 日 4450 大队接收了首架隐身飞机,1983 年搬至托诺帕,当时装备有不满一个中队的隐身飞机和少数 A-7D。1983 年 10 月 28 日 4450 大队形成初始作战能力,此时已拥有 14 架隐身飞机。为了避免被好事者发现,4450 大队都在夜间飞行,在白天所有隐身飞机都被锁在特制机库的大门之后。

第 4450 战术大队队徽

  隐身飞机易于飞行,所以美国空军取消了该机的双座教练型的研制,使用地面模拟器培训飞行员。

  在 1983 年的入侵格林纳达的“急迫暴怒”行动中美国空军曾准备动用隐身飞机。但入侵行动进展迅速,几天内就结束了战斗,隐身战斗机的首次亮相只能被推迟。

  1983 年 1 月美国政府决定动用隐身战斗机对黎巴嫩南部的真主党游击队基地进行打击,作为贝鲁特海军陆战队兵营爆炸案的报复行动。在行动准备期间,托诺帕 4450 大队处于戒备状态,有 5—7 架隐身战斗机全副武装并在惯导系统中输入黎巴嫩目标的参数,这些飞机从托诺帕飞至加州南部的默特尔比奇基地的保密机库,在此逗留 48 小时进行人员休整,然后直飞黎巴嫩。但最终国防部长卡斯珀·温伯格在机群起飞前 45 分钟终止了任务。

  1986 年 4 月 4 日“黄金峡谷”行动期间,美国空军在规划空袭的初期也考虑使用隐身战斗机,但又一次因为行动的迅速结束而放弃。

1987 年 1 月 27 日,洛克希德试飞员汤姆·摩根菲尔德驾驶 F-117A 782 号降落时前起落架折断,飞机以机鼻擦地姿态安全停住

  尽管军方的保密措施非常严密,美国国内媒体还是获得了隐身战斗机的只鳞片爪信息。1981 年 10 月《航空周刊》报道了美国空军正在研制一种可用于作战的隐身飞机,有数名目击者声称在西部沙漠的夜空看到了外形奇特的飞机。随着媒体获得的信息越来越多,在整个 80 年代,美国空军拥有一种隐身飞机已成了众所周知的秘密。当然面对媒体关于隐身飞机的询问,五角大楼一概予以否认或干脆“无可奉告”,这只能进一步激起民众的好奇心。

  所有人都以为传说中的隐身战斗机正式编号是 F-19,因为该编号没有赋予给任何已知战斗机。作家汤姆·克兰西在 1986 年出版的《红色风暴》中将隐身战斗机作为了关键角色,他称之为 F-19“幽灵骑士”。一家名为 Testors 的塑料模型公司还发售了隐身战斗机拼装模型,并声称模型具有真实的外形。

F-19 比例模型

  同时隐身飞机继续在内华达沙漠上空进行训练。1986 年 7 月 11 日罗斯·E·马尔海尔少校驾驶第 7 架生产型飞机(尾号 792)训练时在加州贝斯克菲尔德附近撞山。事后发现马尔海尔少校并没有试图弹射,在事故中立即死亡,飞机因严重撞击解体。军方立即向坠机现场派遣了一支搜索队封锁整个区域进行彻底搜索,目的是找到每一片残骸以防泄密。据说该机安装有飞行数据记录器(黑匣子),这对于美国空军战斗机来说有些不寻常。官方从未公布失事的原因,据推测夜间飞行引发的疲劳和神志不清是主要的原因。

第 4450 战术大队的飞行员走向 F-117A 准备开始夜间训练

  关于此次事故,媒体和航空迷间流传着一些奇怪的故事和传闻。有人说马尔海尔少校当时驾驶的是一架苏制米格-23;有人说搜索队挖出坠毁区域长 900 米深 1.8 米区域的土壤并过筛,以确保事后没人能在此发现一片残骸;还有人说为了欺骗可能的挖掘者,搜索队还运来一架已坠毁在格鲁姆湖超过 20 年的 F-101A 残骸,切碎后洒遍整个区域。

马尔海尔少校坠机现场

  1987 年 10 月 14 日麦克·C·斯图尔特少校驾驶第 30 架生产型飞机(尾号 815)坠毁在托诺帕以东的内利斯靶场。在这起事故中飞行员同样没有弹射的迹象,当场死亡。当晚没有月亮,内利斯靶场也没有灯光来帮助飞行员分辨地面与天空,斯图尔特少校可能在高速机动中迷失了方向并一头扎向地面,据说该机在坠毁时已达超音速。

  接连发生的事故和尽快正常运作隐身战斗机需求迫使美国空军考虑改为白天训练,这将需要公开该机的存在,空军原计划在 1988 年初公布隐身飞机,但迫于五角大楼的压力推迟了 10 个月。

  1988 年 11 月 10 日,五角大楼终于承认了传说中隐身飞机的存在,并公布了一张模糊的照片。隐身飞机的秘密被保守了近 10 年之久,军方的保密和欺骗工作相当成,媒体获得的小道消息没有一个是准确的。

美国国防部长助理 J.丹尼尔•霍华德向媒体展示一张模糊的 F-117 照片

  同一天美国空军证实了该机的正式编号是 F-117A,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人们一直都认为该机的正式编号是 F-19,因为按 1962 年生效的军用飞行器编号规则只能是这样。F-111是美国空军使用旧编号规则的最后一款战斗机,1962 年的新规则将空海军的战斗机从F-1 开始重新排序。F-117 引起了新一轮关于该机编号和黑计划的谣言和炒作,到今天仍未平息。既然该机不是 F-19,那么真正的 F-19 是什么?如果 F-117 是沿用旧命名规则,那么 F-112—F-116 又是什么东西?

  这些问题至今仍没有答案,也许 F-117 根本就不是旧编号规则的延续,仅仅源自格鲁姆湖和托诺帕两个秘密基地的飞行日志编号。这两个机场当时也在试飞美国通过各种秘密途径从埃及、以色列、罗马尼亚等国搞到的苏制战斗机,型号有米格-19、米格-21、米格-23和米格-25。这些飞机的飞行日志编号都是“11X”三位数字,逐渐成为了苏制飞机的非正式编号,再后来这些编号前又加上 F- 前缀。F-112—F-116 就分别代表苏-22、米格-19、米格-21、米格-23 和米格-25,美国在苏联解体前购买的那批米格-29编号为 F-118。在内华达秘密基地的隐身飞机,其飞行日志条目编号就是 117,洛克希德颁布的第一版飞行员手册的封面就印上了“F-117A”,据说美国空军不想花上数百万美元重印所有的手册,就采用 F-117A 作为正式编号。还有一个未经正式的说法是该机的正式编号的确是 F-19,但国防部宣布时错将飞行员手册上的 F-117A 作为该机的编号公布了出去。之前约翰逊总统在公布“黑鸟”项目时也犯过类似的错误,他把 RS-71 说成了 SR-71,于是美国空军将错就错采用了新编号。

  在 F-117 正式公布后不久,一位空军发言人在回答关于 F-19 的编号问题时,解释这是为了避免与米格-19 混淆,军方跳过了该编号。最搞笑的说法是诺斯罗普公司导致了 F-19 编号的空缺,诺斯罗普为了使其 F-5 先进改型能用上 F-20 的编号而跳过了 F-19。诺斯罗普认为 F-20 更有利于广告宣传,并想出了口号“F-20——新世代战机的领跑者”,空军也同意了该要求。二战期间也发生了类似事件,通用汽车费舍尔车身分部要求将其“鹰”重型护航战斗机的编号跳过 P-73 和 P-74 改为 P-75,仅仅是为了配合广告口号:“一战看法制 75 炮,二战看费舍尔 P-75”(法制 1897 式 75 毫米野炮是美国陆军在一战时的标志性武器)。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